广场舞“江湖”再起风云 背后年轻编导们带来了什么?

社会
28阅读

东方网记者包永婷11月15日报道:又到了一年一度切磋舞技的时候了,嘉定工业区曾经挥舞着锅碗瓢盆的“老男孩舞团”来了,陆家嘴金融城的海派秧歌队来了,各个区优秀的市民舞团都来了。11月15日,中山公园贝壳舞台热闹非凡,上海市民文化节市民舞蹈创作大赛展演暨曼舞长宁舞蹈艺术季在这里举行,舞蹈团队展示了从决赛47个作品中脱颖而出的13个优秀作品及2个历年优秀作品。

参赛的舞蹈作品题材丰富,贴近生活。有根据农村日常劳作编创的《丰收乐》,有倡导老年人健康生活的《彩虹节拍》,有根据所在地域非物质文化遗产创编的《绣画织梦》,表达抗击疫情携手奋进的《含露的微笑》、回忆爷叔们青春时代的《舞舞乐乐》、《摇滚来了》……

与以往不同,这一次广场舞“江湖”又有新变化,所有舞团跳的舞蹈都是原创舞蹈,大家把更多的精力转向了广场舞背后的创作。大赛启动之时正值疫情爆发期,广场舞团队成员无法排舞,主办方打破历年来纯粹组织赛事的方式,聚焦创作提升,融合培训、辅导和展示,策划了市民舞蹈创作大赛,前几个月开展编创培训,先后邀请专家开展线上线下大师班培训。经过多轮培训辅导,舞蹈团队带着编导们创编的最后作品走上舞台进行展示、切磋。

“希望我们的广场舞编导能打破以往固有的思维,让全国人民感受到不一样的上海广场舞。”长宁文化艺术中心主任叶笑樱表示。此次活动的成功举办也将开启上海市民广场舞三年培育计划,在未来几年中积累百部优秀舞蹈作品。这也是作为正在创建第四批全国公共文化服务示范体系,有“舞蹈长宁”之称的长宁区对于群众舞蹈在公共文化艺术普及和示范性的思考和尝试。

新赛制受到编导们和团队成员们的欢迎。黄浦区文化馆白玉兰长青舞蹈队编导慕妮卡希望今后类似专家辅导的活动多多开展,以丰富基层舞蹈编创人员的知识储备量,也增加各区级舞蹈老师之间的联络。长宁区舞蹈指导张骏认为,大赛应该鼓励不同风格的创新精神,让赛事更加多元化发展。团队成员们也表示能够学到更多的舞蹈素材,迎接了新的挑战,感到很开心。

值得注意的是,为众多广场舞大妈、爷叔编舞的编导们,无论年龄、教育背景和生活环境都与大妈爷叔们相距甚远,他们编创的舞蹈为何会受到大妈爷叔的欢迎呢?

崇明区新河镇胖大嫂艺术团团员是一群50多岁的大嫂,“我们都是农村人,长得很胖,也想展示自己的风采!”队长王菊林乐观又坦率。37岁的崇明群文舞蹈老师李新磊,为她们创作了展现日常生活的《丰收乐》。舞蹈以劳作丰收时的工具筛子为道具,大地为布、水稻为色,通过肢体运动展现农民们丰收的喜悦。谈及创作过程,他可是用了十二分的心。李新磊一有空就和大嫂们聊天,聊些农耕农作,还跟着她们一起去农田里劳作,崇明三星镇稻花节的时候,他还特地前去观看。这些让他收获不同的东西,感受到了农民真正的精神状态。曾经当过老师的他也调整了自己的教学方式,将曾经用“一、二、三”条来表示的知识点,都用拟人化的语言表达给大嫂们听,让她们形成她们独有的舞蹈语汇。

“给大爷们排练时我感受到了他们对舞蹈的爱,甚至超过了我的学生。”35岁的上海戏剧学院舞蹈老师吴菁,今年受聘于浦东陆家嘴海尚男舞团,这也是他第一次创编广场舞。团员们虽然现在大多数已退休,舞蹈成为他们大半辈子的梦想和乐趣。在深入了解了爷叔们的生活背景后,吴菁为他们编排了《舞舞乐乐》,旨在表现一群爱舞快乐的上海爷叔,反映出这群不服老的上海男人激情时尚的气质。舞蹈配乐中用了一些爷叔们那个年代的童谣比如《落雨了》等,再加上他们自己配的一些声音,还有一些耳熟能详的民族民间舞《翻身农奴把歌唱》、《汉族姑娘》、《水手》等。当他们儿时、年轻时的歌曲响起时,往日的青春岁月铺面而来,吴菁在动作设计、面部表情的设计中都力求体现他们儿时的异样风采。爷叔们一边排练一边对细节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经过实践之后,他觉得爷叔们的建议很好,广场舞要适应团员们的身体条件,“他们比我更了解自己”。

上海市群众艺术馆馆长吴鹏宏介绍,广场舞是一项颇受人民群众欢迎的文化活动。据统计,全国广场舞参与人数达到1.7亿,全市经常参加广场舞活动人数已超过100万。“明年我们将继续举办全市广场舞大赛活动,并会邀请长三角地区的优秀广场舞团队来沪参赛和展演,为建党百年献礼。”

当天文化上海云首次对展演进行了“5G+4K”超高清直播。优秀团队将被选送参加2020年“戴爱莲杯”人人跳全国群众舞蹈展演。活动由长宁区人民政府主办,上海市群众艺术馆、长宁区文化和旅游局、上海市舞蹈家协会、上海市民文化协会承办。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